檳城美食多,隨手拈来虾面、福建炒麵、亚参叻沙。如今,你不需要驱车上檳城,在巴生也可以吃到道地的檳城风味。

檳城亚参叻沙,在2011年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旗下的旅游网站CNNGO,票选为全球美食排名第七,成为当地的美食標誌。亚依淡巴剎亚参叻沙,祖辈当年靠亚参叻沙档,养活一家子人;在第二代人手中,叻沙档名声远播,成为海內外媒体报导的对象;现在的第三代,触角伸至巴生,在当地开店舖,誓將檳城的好味道传遍开来。

每天清晨6时,趁天色还没亮,汪国標一家人已经起床梳洗,然后赶到店舖蒸鱼、人手去骨搓肉,准备熬製亚参叻沙的汤头,以应付一整天的门市生意。

大女儿汪家美说,「我7岁开始帮忙拔鱼骨、切葱头仔啦,已经做习惯了。」她是檳城亚依淡巴剎亚参叻沙档的第三代。这个在檳城极乐寺山脚下的亚参叻沙档很出名,甚至名扬海外,连美国名电视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ony Bourdain)、「香港食神」梁文韜也曾慕名前来捧场。

亚参叻沙汤头 鱼油飘香

两年前,汪家美全家搬迁至吉隆坡,她和丈夫谭锦福一起创立了「Angcle Peoh」,店名取自爸爸汪国標的名字。在这里,除了吃得到檳城赫赫有名的亚参叻沙,也可以吃到许多檳城美食,如鸭蛋炒粿条、虾面、福建炒麵、咖哩面、檳城罗惹,这些檳城好味道的人气,丝毫不输亚参叻沙。

亚参叻沙:汤头以沙丁鱼和香料熬煮成,表面浮一层红亮的鱼油脂,带有浓郁鱼鲜味,酸度不明显,但虾膏的甜度却突出。
亚参叻沙:汤头以沙丁鱼和香料熬煮成,表面浮一层红亮的鱼油脂,带有浓郁鱼鲜味,酸度不明显,但虾膏的甜度却突出。

汪家美说,店里的亚参叻沙依旧按照婆婆当年的做法,「我们的亚参叻沙是用沙丁鱼,皮下有层油脂,熬出来的汤头漂浮著一层鱼油,吃起来特別香。」她解释烹煮过程,先把鱼蒸熟,然后用人手去骨、揉碎鱼肉,以大量的鱼肉加上十几种香料熬煮四五个小时。

檳城的亚参叻沙,搭配的是瀨粉,佐薑花、薄荷叶和虾膏;而「Angcle Peoh」的亚参叻沙,汤头面上更漂浮一层红亮的鱼油脂,喝起来带有浓郁的鱼鲜味,酸度不算明显,但虾膏的甜度却突出。

汪家美还强调,店里的食物都是自家人一手一脚煮出来的,完全不假手於外劳,工人们只是帮忙烫面、捧面、切菜和清洁而已。「我们做吃的行业,自己一定要懂得怎么煮,不能完全靠工人,不然会被工人钳制住。」

鸭蛋炒粿条我超推荐炒粿条,汪家美特调的炒麵酱,融合了中西日8种不同的酱料,再配上鸭蛋,香得不得了,吃了叫人还会想念。
鸭蛋炒粿条我超推荐炒粿条,汪家美特调的炒麵酱,融合了中西日8种不同的酱料,再配上鸭蛋,香得不得了,吃了叫人还会想念。

公公肺癆 婆婆卖叻沙撑家

早在1948年,汪家美的婆婆便开始在檳城亚依淡桥头摆档卖亚参叻沙,汪家美说,「我听爸爸说,当年婆婆的档口就在姐妹咖喱面的对面,地方很简陋。」

当年她的公公患上肺癆病,被送进木寇山,那里以前是隔离肺癆病患的地方。当家里的男人不在家,重担自然落在女人的肩上。「婆婆以前很穷,会的东西也不多,她只会煮亚参叻沙。为了几个孩子,她撑得很辛苦。」

汪国標有9个兄姐,他排行最小,最大的两个姐姐在很小时候便夭折了。他7岁便开始帮忙妈妈开档。他说,「以前妈妈挑著扁担卖亚参叻沙,一直到了1953年才搬至亚依淡巴剎的现址。」

汪家姐弟一起帮忙经营亚参叻沙档,汪国標说,「我出嫁的姐姐,她的公婆都很好,还让她回家帮手呢!」虽然说人多好办事,但是人多是非也多,大家相处有摩擦和嫌隙在所难免,对於兄弟之间不合,汪国標也没有多说什么。

去年,汪家美南下开店,她劝爸妈离开檳城,搬到巴生和她一起打拼。

福建炒麵:麵条经过燜煮,吸收了排骨高汤的精华,搭配古早味的辣椒酱,好吃!
福建炒麵:麵条经过燜煮,吸收了排骨高汤的精华,搭配古早味的辣椒酱,好吃!

两次从头来过 下个月开分店

汪家美从小对煮食有浓厚的兴趣,虽然年纪小小必须帮忙家里,可是她却没有怨言,就算出嫁之后,她还是继续帮家里打工。

「我怀著第二胎的时候,从事冷气安装的老公失业了,那时候我们一个月才领几百令吉,根本无法过活。於是,我和老公决定回关丹接手家公的炒粿条档口。」

可是,人家看见他俩年纪轻轻,对他们的手艺没有信心,「那时候的生意很惨淡,一天下来才卖十几碟炒粿条而已。我们就勤力一点,早上在巴剎炒粿条,下午又换地方炒,晚上跑不同的夜市卖亚参叻沙。」为了养家,他们没有颓丧的资格,咬著牙根也要撑下去。

偏偏她的小女儿体弱多病,「她一发烧便会休克,如果严重还会全身发紫,我不敢托人照顾,便从早到晚背著她到处做生意。」不幸的是,女儿有次发高烧休克,由於脑部缺氧造成损害,「她今年13岁了,智商却只有五六岁而已。」

但是,再难熬的终究会过去,5年过后,档口生意越做越好,「我下午3时开档卖亚参叻沙,往往6时就全部卖完收档了。」经营熟食档虽然辛苦,但是一家人的生活总算安稳过得去。

然而,让人好奇的是,是什么原因让夫妻俩在两年前决定从关丹举家迁至吉隆坡呢?这一问,牵扯出汪家美心里的痛,她眼眶带泪地说,「2010年和2011年我怀孕了,但是两男胎都是胎死腹中。那时候刚好爆发关丹稀土风波,我们家离那里只有5分钟车程,我老公看见我整个人崩溃了,就提议我们搬走。」

咖哩面:汪家美老家隔壁邻居是卖咖喱面的,她小时候经常溜过去看大人煮咖喱。与一般的做法不同,椰浆和香料加在一起炒香,然后熬成汤,汤头虽稀,味道却不淡寡,带有椰香味道。
咖哩面:汪家美老家隔壁邻居是卖咖喱面的,她小时候经常溜过去看大人煮咖喱。与一般的做法不同,椰浆和香料加在一起炒香,然后熬成汤,汤头虽稀,味道却不淡寡,带有椰香味道。

刚来到吉隆坡,他们人生地不熟,一切又重新开始,「我们在梳邦再也的Asia Cafe租了一个档口卖亚参叻沙,一开始也没有生意,后来一天可以卖三四百碗麵。」

经过两年的筹备,他们在巴生哥打丁宜开设第一间「Angcle Peoh」,下个月第二间分店將在哥打甘文寧开张,经过那些磨练的苦日子,相信以后他们的日子会越走越顺遂。

猪肉粉汤:以大量排骨熬成的汤头十分清鲜,加上大把的炸蒜粒,这样的古早味道现在很难吃到了。
猪肉粉汤:以大量排骨熬成的汤头十分清鲜,加上大把的炸蒜粒,这样的古早味道现在很难吃到了。

相关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