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命运多舛身世传奇的女性”,在对吴胜明的专访开头,曾有这样的描述。 3月6日,记者在吴胜明西安北二环的养老公寓见着她时,这位传奇的老太太就像她接受的各类采访里描述的那样,时髦的毛呢帽、一身艳丽的服饰、红指甲、柳叶眉、和裙子相搭的口红、5公分的高跟鞋,红宝石戒指,气色红润,笑容矫健,有着老牌上海贵妇的雍雅。

“我一年四季都画着淡妆,穿着高跟鞋,每天都会为自己挑选合适的首饰,爱美不是年轻人的专利,这是对生命的尊重。”1984年,吴胜明在上海经商成千万富翁,2年后她因走私锒铛入狱,丈夫女儿离她而去。

18年后她出狱成为一名厕所保洁员,2006年,吴胜明重新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81岁高龄时她又一次成为千万富翁。今年85岁的吴胜明说,现在身边的人都叫她吴妈妈,那么多人需要她,她没有时间老去。

每天早上8点,吴胜明都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开始一天的工作。查房、签到、接待访客,一直忙碌到夜晚来临,你很难相信这竟是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的生活。

“有时候老太太们打麻将差个人,我就去‘支个腿子’,天气好的时候也和老太太们在花园里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没有时间孤独。”这些年来,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吴胜明的每一天都被工作安排得满满的,去了很多地方,但一口浓浓的上海口音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改革潮涌内地兴起下海热,吴胜明紧跟潮流,当上了“倒爷”,她从广东等地大量购进收音机、布匹等紧俏商品,再倒到西宁、西安、郑州等地销售,赚得人生“第一桶金”。在上海,吴胜明被人称为“大姐”,随后吴胜明的胆子越来越大,她通过内部关系拿到批文,从香港走私汽车,不过,这一次她撞在了枪口上。

“倒卖了48辆进口汽车,赚了几百万元,一起被逮捕审查的还有七个人。” 从1983年起,政府连续几次发起严打投机倒把行为的活动,吴胜明因非法倒卖锒铛入狱,千万富婆一夜成阶下囚。

“女儿自杀后两年,教官给我看了女儿留给我的信,我才知道丈夫已经背叛我,和小保姆私奔了……女儿说,在国家面前我是罪人,可是在她的眼里,我永远是她的妈妈……”吴胜明说,当知道女儿自杀时她也想过自杀,可后来想通了,“我要活下去,实现她的愿望。”

“我42岁才有了女儿,前面有过4个孩子都因为各种原因流掉了,她对我来说非常珍贵。”谈起女儿,吴胜明的语速缓慢了很多,“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女儿因为我入狱而自杀,但也是她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2003年,吴胜明走出监狱,重获自由。这一年她已经七十岁,入狱时还是二十世纪,出狱时已到了新千年。出狱之后,吴胜明回到了自己的户籍所在地郑州,当地街道办给她安排了一个公厕保洁员的工作,吴胜明出狱之后的生活就从这里开始了。

回忆起当保洁员的日子,吴胜明说,当时打扫厕所,别人上厕所一位给一毛钱,没有工资。

“有的人进去大便厕所不冲,那我就讲先生你没有冲,他反问我,你不是打扫厕所的吗?当时我的眼泪哗哗哗,我觉得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吴胜明说,既然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她就要调整心态。

“我现在不是千万富婆,我现在是个打扫厕所的女工,那我就把厕所打扫干净。”自此,吴胜明就把厕所打扫得像宾馆一样,给她的厕所里喷花露水,买花花草草装扮,非常干净、漂亮。

“女儿自杀时,留了一个愿望给我,希望我能开一个养老院或者孤儿院,给这些孤寡老人一个温暖的家,给这些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一个避风的港湾。”2010年,吴胜明受聘成为西安一家老年公寓的院长,她说,女儿的梦想还没有完成,现在的她没有时间老去,没有时间去感叹孤独。

目前,吴胜明的养老产业集团正在稳步建设中,最近还在涉足互联网物流产业。在西安港务区,吴胜明的物流公司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吴胜明除了偶尔去给团队开会外,其余的一切都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

“我每天都会读报纸看商业新闻、民生政策,最近一直在关注两会上的新闻,这些都是风向标。”下班回到家里,吴胜明会看新闻节目、看书、继续处理手上的工作,一般工作到晚上12点才睡觉。在吴胜明看来,女人除了家庭,更应该有自己的工作。

“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我给了她物质却没有陪在她的身边,如今我要更努力的活着,快快乐乐、正义地活着,优雅地老去,这就是我目前的生存观。”八十五岁的吴胜明说自己是一名“80后”,口中也经常说着“创客”、“物联网”等年轻人常用的词汇。

她每天都在吸纳最新鲜的信息,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努力不让自己落伍,适应着这个变化巨大的社会。

相关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