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中旬库尔德族部队在美国的支持下空袭伊拉克城市辛贾尔,成功驱逐自2014年8月占领此地区的IS成員,据悉当年IS占领此地时对雅兹迪居民进行大规模屠杀与奴役。

成千上万的雅兹迪(Yazidi)居民逃往辛贾尔山,在绝处逢生,苦苦等待救援。村里的男人、小孩和老年妇女被杀害,成千上万年轻妇女则被绑架、强奸和贩卖为奴。

库尔德族摄影记者Seivan Salim在大屠杀发生后的一个月来到了一个难民营,出生于伊拉克的她因战乱自幼流离失所,听了幸存者的故事后感同身受,决定为她们做点什么,为她们伸张正义。

22222222222Syhan, 30岁

来自: Kojo, Sinjar area
科乔,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15日

被囚禁长达: 10个月

Syhan在被囚禁期间怀孕,成功逃脱时已有8个月身孕。她在土耳其待了2个月直到孩子出生,不过她未能从土耳其把孩子带回伊拉克北部,自此与孩子分隔两地,甚至与他失去联系。

摄影师标注:女孩们的详细资料被省略,非真实姓名,识别特征和外观设计(如纹身)被移除,以确保女孩们的安全。

Salim的照片和女孩的故事被收录在“Map of Displacement” 的“Escaped”系列中,这是一个由Metrography图片社与来自世界各地作家共建的大型在线评书项目。

“在她们身上发生的每一件都是悲剧,你无法想象她们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 Salim说道。

“我觉得作为一个可以以她们熟悉的语言沟通的库尔德妇女和摄影记者,我有责任让世界知道当这些女孩被囚禁时发生了什么事。”

3333Jihan, 20岁

来自: Sinon, Sinjar area
兴农,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4日

被囚禁长达: 10个月

“他们把我和其他14名女孩载到了摩苏尔。我们都很年轻和漂亮。我们没有在摩苏尔逗留太久,他们让我们在一个小村庄住了15天,那里的条件糟透了。他们把我们关在一个肮脏的房间里,我们都生病了。”

“然后,我们被带到叙利亚城市拉卡(Raqqa)。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将被出售,有的当奴隶,有的当战士的新娘。天气很热,热得受不了,大约150人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子里。一天下午,约20人进了屋,开始对我们拳打脚踢,并高喊说我们是他们的奴隶,我们必须事事服从,他们会惩罚我们,但不会杀了我们,因为他们更乐意折磨我们。”

在给这些女孩拍照前Salim总会听听她们的故事,大部分女孩都会在诉说过程中情绪崩溃。她们有些被重复出售给多个家庭,有些被绑匪强暴成孕,几乎所有人都有亲人被无情杀害。

444444444444Delvin, 27岁

来自: Kojo, Sinjar area
科乔,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15日

被囚禁长达: 4个月

“他们把女孩与其他被掳者分开并带到学校去,我们在那边待了2个月。之后被带到多个不同地方,我不确定到底是哪里,最后我们被带到叙利亚城市拉卡(Raqqa)。12天后我被送到一个叙利亚家庭。”

“当时我怀孕了,还有其他孩子和我一起被送去,他们对我们非常粗暴。虽然我有身孕,他们还是经常打我并尝试与我发生性关系,尽管我多么不愿意,他们还是会强迫我,一次又一次地强奸我…… ”

“后来我被再次出售给了一个沙特阿拉伯家庭。其中一个和我一起的男孩被带去训练成圣战士,我再也没见过他。我在那里待了一个半月后去了另一个城市,我的宝宝在那里出生。尽管我刚刚生了孩子,还是逃不过被强奸的宿命。”

她要求所有愿意拍照的女孩穿上雅兹迪传统婚纱,并答应让她们匿名出镜。

“依照传统信仰,只有在婚后才有发生性关系的权利,但这权利被IS偷了,“Salim说。“我想说的是,她们仍然怀有纯洁和纯净的心。”

555555Muna, 18岁

来自: Kojo, Sinjar area
科乔,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15日

被囚禁长达: 4个月

“IS在泰勒阿费尔(伊拉克北部城市)逼我和他们同行,否则将斩了我两个弟弟的头。所以我只好跟着其中一个男人去了摩苏尔当奴隶。他们强迫我改信伊斯兰教。尽管他有妻子和家庭,他还是不断地强奸我。 IS还带走了我的五个家人,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更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6666666666Dlo, 20岁

来自: Kojo, Sinjar area
科乔,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15日

被囚禁长达: 8个月

“早上11点,我们正在准备午饭的时候ISIS来到了我们的村庄。他们闯入我们家把我们抓住,带到了一间学校。他们把男人、妇女和女孩区分开来。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对男人们做些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把他们给杀死。”

“我和其他女孩被带到泰勒阿费尔, IS武装分子会来挑选女孩,把她们带走满足自己。”

“这个主题让我充满激情,我会尽我所能来完成。”Salim说。

“她们所承受的痛苦绝不能被原谅,必须永远被记住!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本世纪还有人如此盲目迷信。我希望这些证词可以让人们更加了解IS的真面目。”

88888888Qaliya, 21岁

来自: Talqasab, Sinjar area
Talqasab,辛贾尔地区

被俘虏日期: 2014年8月3日

被囚禁长达: 10个月

“当我在摩苏尔的时候我试图逃跑到辛贾尔山区。我发现了一间小空房,我在那里坐着等,但后来被他们找到了。一个人问:“你为什么要逃跑?你是不是怕我们会杀了你?“我回答说,我宁愿死去。他们把我带回俘虏我的房子,他把我推到一个房间里,关上了门,开始鞭打我。之后,他用电缆打我,然后拧紧我的腿,倒挂在天花板的风扇上,又继续打我。他把我放下来并告诉我我的惩罚将持续三天,这三天我什么也没得吃没得喝。他还告诉我,如果我敢再逃跑,他会用两辆车把我活活分成两截。三天后,他让我走出了房间。”

相关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