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李嘉诚出售内地房产项目曾引发轩然大波,这次王健林出售酒店和文旅资产也如此,而且都被一些人冠名为“别让×××跑了”。

相对来说,李嘉诚2015年的交易比较好理解,就是一次全球视野下的资产和业务优化调整。或者说“高卖低买”,高卖内地房产,低抄欧洲资产。

这也是李嘉诚惯常的策略和手段——以“高卖低买”来驾驭周期,战胜风险,确保业务的稳健和增长。现在的事实也证明,他基本上做对了。

虽然他既没在最高点卖,也不是在最低点买。

事实上,李嘉诚也从来不指望在最高点卖,最低点买,而是趋势对了,大方向对了,就不在乎是不是能多赚一个铜板。

李嘉诚的一个习惯是,如果预感到两年后会有不妙,一般都会现在就采取办法。原因是,等不妙真正到来时,再采取办法已经是来不及了。

就好比炒股,如果你觉得这个股票明天就要大跌,最好是今天就要走掉,而不是等明天跌了再走,因为明天你可能走不出去。

因为有一种跌叫跌停,开盘就跌停,封死跌停。要想跑,会议室都是玻璃杯子碎地的声音。

相比李嘉诚而言,王健林的这次交易则被蒙上了一些神秘的面纱,而且至今有点遮面抱琵琶。

李嘉诚的多元化扩张策略也比较看得懂。

我专门翻阅了长江实业、和记黄埔最近20年来的年报,简单地总结一下就是:

以投入大,门槛高,需求永固,现金流充沛,市场空间大的基础性行业打底,以投入低,风险高,回报也高的高科技行业起跳。

具体就是,以地产酒店、港口码头、基建、能源、零售、水电交通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最传统的大行业打底,通过这些行业建立永固的江山和现金流与利润,然后去投资投入相对小但回收可能大的最前沿的高科技行业。

一个经典例子是,1990年代,李嘉诚持续用传统业务的利润投入当时最前沿的第二代移动通信业务Orange,一举获得超过千亿港币的收益。

也正是这笔钱,一举夯实了他在香港及整个华人商界的大哥大地位,而且是在长江实业大本营香港经济持续低迷的环境下,夯实了这个地位。

之后,李嘉诚又进一步扩张传统基础业务,以及第三代、第四代移动通信。如今,新一代电讯业务已经成为长江集团最重要的核心业务之一。

与此同时,李嘉诚还投资了包括Facebook、Skype、Siri、AlphaGo的开发者——DeepMind等一系列最前沿的高科技公司,赚到盘满钵满。

但王健林的多元化就不同了,也比较看不懂。

众所周知,王健林有非常大的雄心,甚至有成世界首富,世界首善的雄心。要实现这个雄心,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做大生意,超级大的生意。

但王健林的海外业务布局却不是一条通往超级大的生意之路,至少不是一条很有把握的路。

王健林选择的是文化娱乐、体育两大核心,但打开“世界500强”榜单也好,“世界富豪榜”也好,这两个都不是孕育超级巨头的好土壤。

王健林的想法或许是,这些产业,尤其体育,缺少巨无霸是因为行业太分散,如果有一个龙头将分散的产业聚起来,那就美妙了。

但问题是,分散只是表因,为什么分散才是关键?这么多年来,那些产业整并的行家里手,为什么没有把这分散的行业整并起来?

很大一个原因是,相比李嘉诚的传统大行业和高科技,这些行业都难以规模化并且以规模制胜。好比影视制作,天大的企业可能也当不住几个人的一个灵光闪现。除了迪士尼等少数找到规模化路数的,无论是好莱坞,还是足球,搞了这么多年,也就那么大出息,那么点个生意。

而且,文化娱乐、体育,相比李嘉诚的传统基础行业以及高科技,可谓是既缺乏稳定性回报,又缺乏想象力。一句话就是,它是一个超级行业,但却不合适去做超级企业,甚至做不成。

因为,这个行业的意思就在于百花齐放,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全球足球俱乐部都是你的,淘宝队踢支付宝队,那不成了马云总能赢?

还有一个,即便搞得成,除了资本,也看不太出万达能做好这些行业的优势。既如此,王健林为什么要这样的生意?

难道是为了娱乐圈的纪委书记?

应该不是。

那就是要替中国人在世界舞台争夺软实力?这个情怀应该是有的,但是不是代价太大,还不一定有人领情。

或许,王健林的想法是,以万达商业来打底,以文化娱乐和旅游来起跳,比如,把文旅项目和文化娱乐、体育深度融合,做成中国版的迪士尼,为了这个迪士尼,他才不断收购文化娱乐和体育产业链的上的品牌、业务包括IP。

如果是这样的,这次文旅项目的交易对王健林先生来说,那真堪称是折翅般的打击了,也会让他难以像李嘉诚那样坐上首富后一当大哥好多年。

王健林去年在他们的榜上超越李嘉诚成了华人首富。这才多大会儿,海外累计投资不过两三百亿美元,银行稍微逼逼债就有点受不了了。

你说谁才是真正的首富?

这两天我还一直在想,李先生会不会等到某个时机杀个回马枪,来内地收割收割后生们的“青春”?想了又想,答案是,不太可能。

相关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