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選舉)永遠的笑話

給你看以下的公開信 (我把重點列出)

﹣﹣﹣﹣﹣﹣﹣﹣﹣﹣﹣﹣﹣﹣﹣﹣﹣﹣﹣﹣﹣﹣

给阿德南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首长阿德南,我对您日前公布的国阵直属候选人感到极度失望,因为这是您在没有经过与国阵成员党协商达致共识下的单方面行为(unilateral act).

﹣ 这不单只是违反了当年多个政党包括人联党在内共组砂州政府的协商精神,更不把忠诚的政治伙伴盟友放在眼里。

﹣这就像当年砂拉越与马来亚和北婆罗洲共组马来西亚一样,各邦都是以一个平等的伙伴国地位来参组大马。同样的道理,既然要帮助砂人拿回自主尊严,而今却选择践踏您的政治盟友尊严?人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言行一致、言必行行必果的全民首长,而不是一个独裁独断的领袖人物带领砂人迈向自主国权益。

所以,我不惜把真话说出来,因为您老人家应该听到真话而不是奉承的话。即使这可能让我失去国阵候选人的身份我也必须说出来。

﹣ 作为砂拉越首长不可以出尔反尔,君无戏言。政策更不可朝令夕改,令民生厌民不聊生。

﹣ 虽然您在上任两年里推出种种利民政策而深受人民爱戴,不过不代表您就不需要被监督,特别是在政府体制内被监督尤其重要。无论是在位高权重的人面前我依然会替人民说真话,

﹣因为我是代表人民而不是权贵。因为,我的政治力量来自人民而不是政府,更不是您。

﹣﹣﹣﹣﹣﹣﹣﹣﹣﹣﹣﹣﹣﹣﹣﹣﹣﹣﹣﹣﹣﹣﹣﹣﹣

以上這個控訴來自誰?

人聯黨。

但不是黨主席賢弟,或失意的小羅拔小程寫的, 而是他們的律師候選人符祥威。

小符剛被南哥宣佈為古晉朋嶺候選人。也是目前人聯黨唯一身負重任的新生代。

小符以上的言論講的對嗎?對!

代表全部人聯黨的心聲嗎?代表!

這番言論, 把它公告於世, 說小符是人聯黨的代言人, 比賢弟更有guts並不過份。

人聯黨聽了可以拍手, 小羅拔和小程的支持者和小囉囉可以淚流滿面的自慰:我黨終於還剩個熱血漢子!

但小符這個公告, 也讓我們看到, 他只是律師,不是搞政治的料, 而且天真的可愛。

首先必須認清這一點:小符能出線, 是因為被多人忽視。他的選區沒有聯民黨的搞搞震,行動黨楊薇諱是他的同行,言論多攻擊賢弟,不是他, 因此小符比其他想出線的同志輕鬆很多。

南哥應該也看到這文告了(任何政治文稿和新聞, 首長辦公室9點前就會看到, 如是中文也會會翻譯好英文版), 他會怎麼想?

小符說:我不要奉承你, 你南哥出爾反爾,君在戲言, 朝令更改,需要被監督。這是南哥的罪名。小符代表南哥政府出線不出10天就即刻倒米,他要證明什麼?

小符也說:我的政治力量來自人民不是政府, 更不是你;

這段理直氣壯的話,在提名和選舉前是大忌。

小符還未選舉, 就懂借用人民為過橋,這是很狂傲也短視的做法。

因為今天的公告, 是在為人聯的委屈出氣,你「消費」人民來顯示自我很有力量幹什麼?何況這一區本就是行動黨楊薇諱的地盤, 你用「人民」支持你,人民未投票,有多大的比例會支持你?

小符今天會在文告中簽名為「朋嶺區國陣候選人」,他出戰機會是南哥上週給他的, 馬國/砂州的政治,任何兵將得到出戰機會, 從來沒有看到拿著「兵符」立即帶兵衝到北京城下,對著給你兵符的天子大罵他要被監督; 這無論是在國陣還是希盟的成員黨, 從沒出現這麼尷尬的場面。

南哥如今不但尷尬, 更要懷疑朋嶺候選人是否給錯了人。

因為這一來火箭就多了攻擊南哥的炮火,不但古晉, 全砂反對黨都可以拿來當作攻擊南哥的「點」。

小符其實是知道他所有的政綱和願景都是南哥團隊的, 吃裡扒外公開數落南哥是製造自己的形象。

但這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南哥只要把朋嶺劃掉,小符就只能跳腳, 什麼計劃也不能實行, 變成和楊薇諱沒有分別。

今天南哥看到人聯中,原來小符熱血過頭,年輕有「危」的「亂講嘢」,應該暗捶心口,看錯人。

另一方面,人聯黨剛剛宣佈全體專注選舉,小符突然來一招「個人投訴」還是要帶大家回去維護尊嚴,這也顯示了人聯完全沒有黨鞭機制,人才買少見少。

就算這一次小符hoot南哥是經過賢弟首肯,兵法上的時間點也不對, 他可能因為太年輕被同志擺了一道了。

任何資深政治老前輩都會告訴你:自己陣線或黨內的不滿, 應該要內部處理;不是立刻公告天下。

因為這樣的文告, 對自己是沒有任何好處只能做敵人的風水。

那對朋嶺的支持者有好處嗎?

小符的反復,無視事情輕重, 政治幼稚的做法, 他贏了,選民將來面對的會是這種「熱血」的代議士, 可有的受了。

小符也要期盼他這一屆會贏, 要不然, 也就只有這次了。

他今天這封文告, 會成為砂國陣永遠的笑話。

文:赤子

相关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