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4月,日本残障者摔跤组织“DOGLEGS”成立。当时,选手矢野慎太郎21岁,北岛行德25岁,恰逢职业摔跤盛行的时代。

据报道,环绕摔跤场的并不永远是温情的声援,如果比赛的表现太怂,也会迎来满场的嘘声。可是,慎太郎反而很高兴。
Img446155429

过去在学校时,无论唱歌或戏剧的汇报表演中,即便表现不尽如人意,收获的也总是掌声。但他却并不喜欢这种好像被同情一样的感觉。相反,在摔跤场上,没有会将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

一场场的比赛摔下来,他开始渴望与健全的人交手。于是指名一直在身边的北岛应战。其实,始终贯彻站在后台方针的北岛也开始思考:“只有我一个人在边上旁观,这样合适吗?”

Img446155431每次,2人的对阵都异常激烈。而胜利一方永远是北岛。“真心在和残障人士决斗的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每逢比赛,北岛总忍不住嫌弃自己。然而,慎太郎却迎了上来。从那之后,北岛下定决心“我也要尽最大的努力”。

这种认真的较量被刊载在职业摔跤杂志及亚文化类杂志上。从志愿者中心会议室开始的挑战,自第3年起迁移至小剧场,之后决斗舞台又迈入了可容纳300人的大场地。

如今,依然单身的慎太郎一边在医院兼职清洁工作,一边在拳击训练场锻炼。北岛于5年前走下赛场成为职业作家,同时继续担任“DOGLEGS”的负责人。他觉得“身体健全者和残障人士,终究还是不同的。”

如今,依然单身的慎太郎一边在医院兼职清洁工作,一边在拳击训练场锻炼。北岛于5年前走下赛场成为职业作家,同时继续担任“DOGLEGS”的负责人。他觉得“身体健全者和残障人士,终究还是不同的。”

赛场上,确立了拉平双方差异的规则。例如,健全选手不能使用的技能最多被控制在3项以内,又如,与下半身无法动弹的选手比赛时、需将双脚捆缚,等等。

尽管如此,健全选手依旧不可能与残障选手抱有相同的心情。不过,如果真心对决,也会变得愿意去理解对方的想法。所以,慎太郎也希望大家在观赛的同时,都能有所思考。

“如果大家都能像这样思考一番,那么身体健全者与残障人士之间的距离将变得更近”——这是北岛所探寻到的答案。

相关文章

分享